首页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第765章 吓哭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虽然韩明翠看起来鲜血淋漓,昏昏欲死的,又是伤在了胸口,但其实她伤得并不重。

当韩龙的刀子刺过来的时候,家宝用力的在侧面撞了韩龙一下,使那一刀的力道减弱了不少,韩明翠自己又用手挡了一下,又减轻了伤害的程度。

而等韩龙的刀子冲破重重阻力刺过来时,刚划到韩明翠胸口的肉皮,就被小芙一棍子打中了手臂,刀子就掉了下来。

所以,刀子虽然看起来是刺进了胸口,但其实只是划入肉皮儿,也没有划多深,更没伤及到心脏等重要器官,只是流血较多,韩明翠的胆子较小,被这场变故吓得昏了过去,所以,看起来场面比较吓人而已。

高广斌哪知道媳妇到底伤啥样啊,见她面色惨白,胸口不断有血渗出,且人已昏厥,还以为她命在旦夕了呢。

当他撒丫尥蹶子的跑到村长家,疯了似的敲开村长家的门时,挺大个老爷们竟然当着村长的面放声痛哭。

“村长啊,快,快开你的拖拉机,救救我媳妇……”

村长家住在屯子边儿,离高广斌家离得很远。所以刚才高广斌家连失火带打斗的乱作一团,他压根儿没听到。

因此,当他看到高广斌光着脚丫子,只穿着线衣线裤,血人似的出现在他面前,而且,怀里还抱着同样光着脚丫子,只穿着线衣线裤还浑身是血的韩明翠时,着实吓了一跳,当时就睡意全无了。

“哎呀妈呀,这是咋的了?你媳妇这是咋的了?”

高广斌边哭边说道:“村长,救命啊!我媳妇让韩龙给捅了,她要死了,村长你快开车吧,快点儿送我媳妇上医院去吧,求你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村长一听事情紧急,不敢怠慢,更不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慌忙跑回屋去穿上外衣,拿着摇把子,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拖拉机旁,用摇把子摇开拖拉机,随后跳上驾驶座,大声对高广斌喊道:“快点儿,抱你媳妇上来!”

这时,那个抱着家贝的邻居也赶过来了,他抱着孩子也上了拖拉机。

车子快开时,邻居忽然问高广斌道:“广斌哪,你们几口人就这身儿去医院呀?这等拖拉机突突到镇上,还不得冻死啊?”

高广斌被邻居一提醒,才想起自己和媳妇儿都光着脚丫子,穿着线衣线裤呢。

不光是他俩,连家贝也光着脚丫子,穿着线衣线裤呢。

这会儿还不到四月,东北这边虽然已经不是冰天雪地,但春寒料峭,还是冷的很,要是真这样到镇里,肯定得冻个半死。

高广斌急忙向村长求助道:

“村长,我们的衣裳都给火烧了,你能不能帮我们找点儿衣裳穿,等回头我指定赔您几套新的。”

队长当然知道高广斌的为人,相识这么多年,他深知这个憨厚耿直的汉子吐口吐沫都是个钉,说出的话从没有失信过。

所以,高广斌一说完,他二话不说跳下车,跑回屋去找了几身衣裳,又找了三双旧棉鞋。”

两身大人穿的衣裳和鞋子,是他过世的爹娘的,都是补丁罗补丁的旧物,只是没舍得扔而已,原打算等有孙子了留着拆了给孙子做襁褓的,不过这会儿高广斌都说将来要拿几身新衣裳偿还他了,他当然得拿出来了。

上哪儿找这么便宜的事儿去啊?

给家贝穿的那身小孩衣裳和鞋子,是他儿子小时候穿过的,只不过是他儿子穿过的衣裳里最破的一身而已。

虽然破,但高广斌这会儿哪还有心思挑三拣四啊,接过衣裳就赶紧帮他媳妇儿穿。

媳妇本来就受了伤,要是再给冻着了,岂不是要雪上加霜了!

村长一边儿帮家贝穿衣裳一边说道:“我还给你们拿了一百块钱,只是这一百块钱不是我的,是咱们村上借你的,回头你可得想办法早点还上,不然我没法跟村上交差啊……”

高广斌一听村长想的这么周全,感激不已,只是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没工夫对村长感恩戴德了。

穿好衣裳,高广斌把韩明翠抱在怀中,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取暖,又让邻居帮自己照顾着家贝,催促村长开着拖拉机,突突突地拉他们向镇医院飞驰而去。

到了镇医院,医院里的值班大夫一看韩明翠的伤口,还以为伤了心脏呢,都吓得不敢接诊,强烈的建议他们到县医院去。

下边乡镇医院的医疗水平和医生的医术都十分有限,平日里看个感冒发烧,头疼脑热还成,让他们看这种涉及生命的大病大伤,他们就束手无策了。

高广斌听到大夫让他们去县城去,还以为韩明翠伤势严重,在乡镇医院医不好了呢,吓得抱着媳妇又呜呜的哭起来。

堂堂七尺男儿,竟哭的跟个孩子似的。

家贝看到爸爸哭成这样,也以为妈妈没得救了,便也跟着哭嚎起来……

还好村长比较理智,听到大夫的话后,马上张罗着赶紧上车去县医院,于是高广斌爷俩又坐着拖拉机哭了一道,一直哭到县城。

到县城后,村长直接带着高广斌一家三口冲进了急诊室,留下那个邻居帮着办理挂号等手续。

进了急诊室后,医生连忙解开韩明翠的衣服给检查了一番后。

检查完后告诉他们,韩明翠只是皮外伤,伤了一层肉皮而已,并没有伤到心脏,所以,只要把伤口缝合消炎处理就可以了,没有什么大碍的。

高广斌先前被吓得魂儿都要飞了,还以为韩明翠凶多吉少了呢,整了半天只是皮外伤,听到大夫的话后,他顿时如蒙大赦的死囚一般,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半天也没起来。

家贝听说妈妈没有生命危险,不禁破涕为笑,连连道:“爸爸,你听着没?我妈没事,她不会死了……”

高广斌木然的点点头:“嗯,你妈没事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滚落了下来。

媳妇是没事儿了,可他却要被吓死了,到现在腿肚子还哆嗦着呢,站都站不起来了。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是韩明翠被捅死了,他自己活着也没啥意思了。

不过,他现在不会去死,他要把孩子们都培养成人,看着他们一个个都成家立业后,再安心的到下面陪翠去……

现在好了,媳妇大难不死,居然还活着,那他也不死了。

活着,可真好啊……

“行了,广斌你也别哭了,翠儿没事,这不是好事吗?还哭个啥哩?”

听到韩明翠没事,村长的心也放下来了,这才想起来经管高广斌爷俩。

“你俩不也受伤了吗?你瞅瞅,这一个个血糊淋拉的,快让大夫瞧瞧去,受伤了得赶紧治啊,不然感染就糟了……”

一起来的邻居也说道:“那可不,你们爷俩都是被狗咬伤的,那就更得抓紧治了,不然万一得了狂犬病,可是会死人的……”

在村长和村邻的提醒下,高广斌强撑着站了起来,拉着儿子的小手,有气无力的走到大夫跟前,等大夫帮韩明翠缝合完伤口后,才让大夫帮他们爷俩看伤……

结果,大夫一看,这三口人里还顶属高广斌伤得重,他的身上大大小小有七八处伤,最严重的地方,肉都被咬透了,差点被撕下来。

都伤成这样了,高广斌自己竟然浑然不觉,还一门心思的记挂着他媳妇的安危呢,真是个傻子!

今天急诊室值班的是个女医生,女人都是感性的,看到这个男人为媳妇连急带吓,哭的一塌糊涂,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感觉不到了,很受感动。

于是,在给高广斌和家贝处理伤口和打疫苗的时候,轻手轻脚的十分温柔。

等他们爷俩处理完伤口,韩明翠也渐渐的恢复了意识。她环顾四周,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来回忙碌,高广斌爷俩身上都缠着纱布,突然如梦方醒一般,“哇”的一下子哭了起来。

“广斌,广斌,咱们咋在这儿呢?家贝伤到哪了?家宝呢,家宝在哪?他是不是出啥事儿了?你快说啊!呜呜呜……”

高广斌急忙安慰道:“没事没事,家宝还好好的呢!小芙在家照看着他呢,你受伤了,我们这是送你上县医院治伤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