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狼

狼腾虎跃 1736 感动他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听到唐缺的威胁,马老本就颤抖的身体变得更加剧烈。

我瞪着眼珠子怒视唐缺:“姓唐的,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不想当人了,没想到你连狗都不想当!”

“三..二..”唐缺压根没理我的话茬,阴鹫一般俯视马老:“有脾气是吧?好的。”

说罢话,唐缺朝着手机那边出声:“来,给马老上一课。”

“阿公,阿公..救我..”屏幕中立时间蹿出来一个五大三粗的黑鬼,直接单臂揪住其中一个小男孩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随即“啪”的一下砸在地上。

小男孩当场被摔的满脸流血,呼救声也瞬间变成了羸弱的呻吟,而另外一个小男孩瞬间被吓得哇哇大哭。

“磊磊..”马老先是一怔,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巴,接着一把推开我,愤怒的朝唐缺扑了上去。

“怎么着?骨头还比血脉硬是吧?”唐缺站在原地不躲不闪,任由暴走的马老掐住自己的衣领,他把玩着手机轻笑:“还想让我给你上一课是吧?”

怒火中烧的马老哆嗦了一下,攥着唐缺是手掌也不自觉的低垂下去。

“跪下!”唐缺提高调门。

马老后背一起一伏,直挺挺的腰杆也随之慢慢佝偻下去。

“老马,不能跪啊!”

“唐缺,你他妈还有没有人性了,老马跟了大莽十多年,儿子、女婿都因为仇家死于非命,就剩下一对孙子和外孙,你这么干,不怕遭天谴吗!”

“唐缺,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慢慢说可以吗?我们几个老的也算看着你成长起来的,扪心自问,我们没有哪一点对不住你吧..”

见到自己的老伙计备受凌辱,另外三个叔伯立时间红了眼睛。

“都他妈给我闭了!”唐缺五官扭曲的咆哮:“给你们面子,喊你们一声冀老马老,不给你们面子全特么是一堆老咸鱼,从现在开始不要让我听见你们的声音,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家小通过手机打招呼。”

怒不可遏的三个叔伯顷刻间没了声息。

“行,我跪!”马老吸溜两下鼻子,双膝弯曲,重重匍匐在唐缺的脚下,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他的泪水和鼻涕同时喷涌而出,瞅着心里分外的不是滋味。

“老东西,有次我给我干爹洗脚,你嘲讽我,这辈子也就这点出息,这事儿你还记得吗?当时你笑的无比灿烂,走的时候,是我送的你,你拍着我肩膀说,好好干,将来争取靠洗脚上位。”唐缺敲鼓似的“啪啪”在马老的脑袋上拍打两下。

马老宛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声音很小的呢喃:“你只记得我笑话你,却忘了你挪用财务公款,你干爹要剁你手时候,是我帮你出的这笔钱。”

“去你麻的吧,你替我出钱,还不是为了以后继续嘲讽我嘛。”唐缺完全变成了一个是分不分的精神病,居高临下的低下脑袋,“呸”的一口黏痰吐在马老的银色发梢上。

我咬着牙豁子低吼:“你真特么是个混账!”

唐缺侧脖看向我:“是不是很愤怒啊?特别想替这帮老畜生出口气,拉一下自己的好感度,但又无计可施呐!”

“王朗,你就是个废物,只会拍马屁、靠女人,如果不是我干爹,老子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弄死你。”唐缺抬腿“嘭”的一脚踹在马老身上。

然后像个病态似的指了指倒在地上“吭哧吭哧”直喘粗气的马老,又看向我,做出一个抹脖的手势:“你没脾气,他也没脾气,包括剩下那三个老不死的都不敢有脾气,老冀,你一直是咱青云国际的第二话事人,来,起个表率作用,教教他们怎么跪的舒服。”

冀老一行仨人互相对视一眼,眸子里全是杀人一般的恨意,但嘴上、身体上全不敢表现出任何。

我吐了口浊气,盯盯注视文君:“文先生,都是穿西服出来的,玩就玩的体面点,眼瞅着你们的猎犬这么咬人,合适吗?”

跟唐缺这种讲理,完全是白费唾沫星子,和丧鬼唠人情礼往,基本也属于对牛弹琴,眼下这仨人里,比起来只有文君最正常,而且我发现他做事有点像张星宇,哪怕玩你,都会玩的明明白白,所以只能寄希望于他,希望狗篮子可以制止一下唐缺。

杵在旁边的文君沉默几秒钟后,突兀开口:“唐先生,我觉得你们之间这点小恩怨,可以晚点再解决,现在的紧要任务是买下四位叔伯手里的股份,您说呢?”

听到文君的话,前一秒还狂的恨不得吃人的唐缺瞬间变身成乖儿子,马上点头哈腰的应和:“文总说得对,幸亏您提醒我,要不然我真耽搁了大事。”

说罢话,唐缺眯眼朝着冀老又招招手:“谈谈股份的事情吧老冀,周老头、翟老头和李老头已经拿着我的钱,带着他们家里人潇潇洒洒的去国外过日子了,只要你们配合,明天也可以过上这样的生活。”

冀老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回答:“我们四个的股份在北方某座城市,我已经安排人去取了,最快也得两天。”

“耍我是吧,草泥马得,都到这步田地了,你还特么敢耍我。”唐缺恼怒的径直朝冀老迈步过去。

这时候,文君再次开口:“唐先生,我觉得你应该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什么?”唐缺皱着眉头反问。

“我们是来谈买卖的,郭总希望不要以任何强买强卖的方式进行。”文君谨慎的看了眼小饭馆的四周,挤出一抹笑容道:“既然冀老说需要三天时间准备,我们何不给他们老几位一点思考的时间,顺便让..”

文君顿了顿,扭头看向我邪笑:“顺便帮王先生死了心,让他看看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对啊,言之有理。”唐缺一拍后脑勺,朝冀老阴笑:“你们几个老匹夫想清楚,晚一点跟我交易,家里人就得多受一点的苦,我这个人最没耐心了,尤其是听到小孩子或者女人哭哭啼啼,就特么忍不住想动手。”

冀老深呼吸两口,朝着唐缺鞠躬恳求:“唐缺,股份我们可以给你,但你能放大莽一条生路吗?他带了八年,养了你八年,给你锦衣玉食,赐你无限辉煌,他现在岁数大了,也活不了多少天,放过他吧。”

“说什么呢,那可是我干爹,我能害他吗?我会让好好的活在医院里,亲眼看到我是如何将青云国际发扬光大的。”唐缺“呸”的吐了口唾沫,随即朝我摆摆手:“那咱们咱会吧朗哥,友情提示,羊城不适合你这种烂仔生存,哪来的赶紧滚回哪去,说不住郭总宅心仁厚还能给你条活路。”

我紧绷着脸,朝他竖起中指:“呵,上次让你抽时间写遗书,你写没?没写今晚上抓点紧,咱们事儿上吧。”

“嘴把式!”唐缺摇了摇脑袋,双手插兜转身就朝饭馆门口走去:“四只老废物,听清楚了啊,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过后,要么给我股份,要么给你们家人收尸。”

丧鬼鼓动着骇人的眼珠子,上下打量狐狸几眼,一句话没说,直接转身离去。

文君走在最后面,先是亲吻一下脖颈上挂着的十字架,接着姿势标准的比划了个“十字”,朝我神经兮兮的微笑:“再会王先生,万能的主曾经说过,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大地却永远长存,而我们天娱集团就是羊城的大地,不管对手如何更替,我天娱与天同齐。”

我点点脑袋反讥:“替我感谢你的主,就说你早晚会送你这个信徒过去侍奉他。”

很快,堵在门前的悍马车绝尘而去,我抻手搀扶起匍匐在地上的马老,刘博生抓起一沓餐巾纸,替他擦抹发丝上的黏痰。

半个身子已经爬起来的马老突然又重重趴在地上,老泪纵横的仰天长啸:“大莽啊,你想要权,完全可以跟我们明说,老哥几个谁都不会含糊,何必要这样啊,呜呜呜..”

听着他莫名其妙的哭诉,我的眉梢立时间皱起,刘博生朝我努努嘴,我俩迅速朝门外走去。

出门以后,刘博生压低声音道:“朗朗,必须得赶紧想想办法,唐缺目前持股百分之二十二,王莽占百分之二十五,王影有百分之二十五,现在又被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人买走四个叔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就是说,四个叔伯现在剩下的百分之八,是王莽能不能夺回权利的重要筹码,王莽拿到可以碾压现在所有的持股人,唐缺拿到的话..”

我烦躁的说:“话是那么说,可现在的关键是,四个叔伯好像并不想卖,咱总不能硬抢吧?”

刘博生咬着嘴皮沉默几秒钟后,吐了口粗气:“感动他们,他们现在最挂念的是家小,拿咱们在增城区的地产公司跟辉煌的交换吧,他们心里门清,这场交易下来,咱们头狼完全没有任何利益,只是一个劲的往里砸钱砸产业,我现在就去办,你联系对方,再安排一下救援的人手,看守他们家小的马仔肯定少不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