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七章不像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凝翠苑的人听到她这话都惊呆了。

大、大小姐?二、二小姐?这、这……府里什么时候有大小姐,二小姐了?不是只有一个小姐吗?哪来的大小姐二小姐呀?

阮伽南不管别人是什么反应径自走进了院子,压根不像是第一次来到凝翠苑,一走就直奔着正屋过去了。

赵嬷嬷赶来看到顿时就叫了起来,“你们这帮死奴才,不知道要拦着她吗?要是让她弄脏了二小姐的院子,看夫人不扒了你们的皮!”

院子里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也没功夫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贺氏赶到女儿院子的时候就看到把自己气得半死的死丫头正坐在女儿最喜欢的那张软榻上,还翘着腿摇晃着,吃着她为女儿准备的新鲜水果!她立刻觉得有一股气直冲脑门,让她气得身子都晃了晃,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姿态悠闲,举止却异常粗鲁的人,恨不得上去给她一巴掌。

她有什么资格在这里?

“你,这是你妹妹的院子,你、你跑来这里做什么?”贺氏来回深吸呼吸了好几次才压下了暴怒的情绪,磨着牙的问。

阮伽南瞥了她一眼,轻快的道:“哦,刚才赵嬷嬷领着我去的院子我觉得不太适合我这个阮府的嫡长女住,刚好听说二妹回外祖家了,我觉得我今晚就先将就一下住在二妹的院子好了。等你们什么时候给我整理出一个像样的院子……”她扫了眼屋子,“起码得像二妹这样的院子才行,我到时候再搬回去吧!”

“你在胡说什么!”贺氏沉下了脸,“咱们阮府的院子多的是,你想住哪个就住哪个好了,怎么能和你妹妹抢呢?这像什么话?”

“怎么不像话了?这更能体现我们姐妹情深啊,传出去就是一段佳话了!”阮伽南一本正经的说。

……

贺氏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话反驳!只是这样心里却更加的憋屈了。

她想刁难羞辱这个死丫头不成,反倒是被她气得个半死?这简直就是、就是……

贺氏面色变了又变,阮伽南看着贺氏对她变色龙似的技能很好奇,很想问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贺氏为难,想着要怎么让她离开女儿的院子时,下人及时来禀报说老爷回来了。她一喜,说到:“老爷回来了,你先去见见老爷吧,你们父女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老爷一定会很想念你的。”

阮伽南在心里嗤笑了一声。

想念她?要是想念她就不会把她仍在庄子上一扔就十几年,不闻不问了。

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阮伽南却满脸高兴,站了起来说道:“爹爹回来了?那我去见见爹爹!”

贺氏见她一脸高兴,心里冷哼了一声。死丫头,以为老爷回来会帮着你吗?想得美!

阮老爷刚回到府里就被下人告知说大女儿回来了?

听到这个他愣怔了一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呆了呆才猛的想起自己还有个大女儿一直在庄子上长大,前些日子他才让写了信去庄子上说要派人接她回来。只是按理说这接她的人还在路上才对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有些纳闷不解。不过也罢,既然回来了,那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

想到这个女儿阮老爷心里是没有什么多余情感的,若不是燕京出了点事,他大概是想不起来还有个女儿在庄子上,更加不会想着要接她回来了。现在回来也好,不管怎么说都是阮府的孩子,是他的女儿。以前是他这个做爹的忽略了她,现在她回来了,只要她乖乖听话的,他自然不会亏待她。

阮伽南漫步来到前厅的时候就看到一名穿着官服的中年男人端坐在太师椅上,正喝着茶,倒是看不太清楚面容。

听到声音抬起头的阮老爷就看到一名穿着朴素的女子正歪着头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眼里闪着娇憨的光。

对上那双明亮单纯的双眼,看到她眼里的好奇,阮老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哪里会有孩子这样看着自己爹的?倒不如一个陌生人了。

只是这抹尴尬很快就消失了,他盯着阮伽南看了一会儿才感叹的道:“这就是伽南了吧?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爹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阮伽南笑了笑,“爹十几年没见阮伽南,自然是认不出来的。”

阮老爷:“……”这孩子怎么这么笨?听不出来他刚才的话只是随意感叹一番,免得他们两父女相见尴尬才说的吗?她倒好,这样一接话,立刻把话给堵死了。

“呵呵,你小时候身体不好,爹将你送到庄子上也是为了你好。加上爹又一直忙于朝政之事这才没有去看你,其实爹心里还是很挂念你的。”阮老爷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说道。

“女儿自然是相信爹是挂念阮伽南的,不然也不会让女儿回来了。只是爹啊,女儿不管怎么说都是阮府的嫡小姐,可是女儿现下回来怎么连个院子都没有,这传出去像话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爹和小妈故意亏待了女儿呢。”阮伽南很是苦恼的说着。

------题外话------

哈罗,有人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