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八十二章 跳梁小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宇文伽南和凤明阳两人被人救走了自然是很快就被人发现了。周庄的负责人立刻便让人四处查找,希望他们还没有离开周庄,能把人给捉回来,不然他们恐怕也要跟着遭殃。但是一番下来之后却不得不接受了他们早就逃了的事实,他们连人是什么时候被救走的都不知道!

负责人不敢再多耽搁时间立刻派人赶往了京都城去禀报。等皇上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两人已经悄悄的回到摄政王府了!皇上大发雷霆,当即便让人把传消息的人拉出去砍了。

赵老爷子听闻消息也立刻进宫来了。

“皇上息怒啊!”赵老爷子到的时候皇上正在大发脾气,伺候的宫人个个都遭了殃,瑟瑟发抖,生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被拉出去砍头的人。看到赵老爷子来了,伺候的宫人差点就要哭了。

赵老爷子当然不会为这些宫人考虑了,只是若是皇上继续这样,他这个老臣也很有可能会被无辜牵连,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让皇上的火气下了才好说其他的。

“息怒,息怒,你让孤怎么息怒!这样都能让人给救走了,通通都是饭桶,饭桶!”皇上的怒吼声响彻了整个大殿。

凤明阳和宇文伽南已经逃了,想要再捉回来谈何容易?就算能捉也要时间,他现在哪里等得起?凤歧国那边要人的话怎么办?他去哪里找一个人出来给他?而且现在摄政王府已经和朝廷翻脸了,已经没有像上次那样的好机会了!

皇上心里也明白上次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将凤明阳和宇文伽南两人拿捏住,那全是因为他们两人顾忌到摄政王府的人。可是现在摄政王府和朝廷已经闹成了这样,他就算是再派禁卫军去,怕是连摄政王府的大门都进不了就被人轰出来了!

赵老爷子心里自然也是恼恨不已的,他也没有想到凤明阳两夫妻被关在了周庄这样的地方还能让人给找到并且救走了,而他们的人还毫无察觉!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巴掌扇在了脸上,火辣辣的疼!

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先什么都不管把人折磨一顿了再说,也胜过现在两人完好无损的被救走了!以后想要再捉到两人……难啊!赵老爷子心里可惜不已。

“皇上,他们离开了周庄,现在一定是已经悄悄的回了摄政王府,看来我们不能再等了。若是他们站出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很有可能就白费了!”赵老爷子说道。

皇上阴沉着面色,脸上还有未消散的磅礴怒气,“爱卿的意思是现在立刻就开始攻打摄政王府?孤倒是想,只是这几天外面的情况相信爱卿应该也了解。宇文雍藏得太深了,摄政王府的兵力比不上禁卫军,但是战斗力却……想要把摄政王府攻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闹得太过,于他这个皇上的名声而言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皇上深知自己以往的名声并不太好,虽然他一直认为这都是宇文雍故意在民间抹黑他,但不管如何这都是事实。若是在处理摄政王府的事情上再出现什么差错,他这个皇帝的名声怕是连父皇都比不上了。

皇上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人,自己干了不少糊涂事,却又害怕自己的名声不好,会步上先帝的后尘。当然了,他以往做的那些糊涂事他觉得那都是宇文雍逼的,要是没有宇文雍,他一定能成为一个明君的,不然的话父皇怎么会把皇位传给他而不是传给宇文雍呢?

这一点一直深深的扎根在皇上的心里,也是他认定自己比宇文雍优秀的原因之一。

赵老爷子也有些为难了,如何将摄政王府攻下来确实是一个问题。

若是摄政王府是在一个空旷,方圆几里都没人的地方,那倒是好办,直接攻打,也不用担心会造成什么无辜百姓死伤。但是摄政王府处于京都内城最繁华的路段,附近多少官员侯爵的府邸就不说了,一条街之隔便是京都城最热闹繁华的街市。

如果要强攻的话,摄政王府附近的官员侯爵府邸势必会被牵连,若是能攻下事后慢慢处理倒也无碍,若是攻不下,事后朝廷要拨款修缮都是一笔相当大的费用了。因为和凤歧国的战争,西唐国库的支出大大增加,实在是有些捉襟见肘。

而且要怎么安抚那些大臣侯爵也是一件难事啊,可不是全部官员侯爵都是保皇一派的人,这个时候再添什么麻烦的话,只怕那些官员也跟着摄政王府一起造反了!

这些话赵老爷子不敢对皇上说出来。

“爱卿,孤记得爱卿的一个女儿现在还在摄政王府。”皇上想起了一件事。

赵老爷子愣了一下才道:“确实如此,老臣的女儿当年进了摄政王府做了侧妃,只是去年却被宇文雍降为了侍妾!”

说起这件事赵老爷子还是一肚子的火。宇文雍就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先是将他的女儿降为侍妾,后又连杀他的两个孙子,此仇不共戴天!

“这样吧,爱卿让你的女儿想办法把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弄清楚,然后再传给我们。这样一来我们想要攻下摄政王府就易如反掌了。”

赵老爷子眉头一皱,“皇上,并非老臣不愿意,只是老臣之女在摄政王府的地位实在是……她一直不受宠,而且现在摄政王府一切事务都由摄政王妃把持,她根本就插手不上。”

皇上有些不以为然,“不是还有宝珠郡主?以前宇文雍不是一直很宠爱宝珠郡主。况且爱卿的女儿入摄政王府已经十几年,而摄政王妃不过是一年多,如何赢不了?”

赵老爷子没说话,脸上满是为难纠结之色。

皇上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爱卿,只要爱卿的女儿立了大功,孤就绝不会牵连到爱卿的女儿。相反,即便日后摄政王府不存在了,孤也会给爱卿的女儿一个好的将来和归宿,让她不至于日后被人欺负。孤更会给宝珠郡主找一门好亲事,让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荣华富贵。”

赵老爷子心里一动。

对赵侍妾这个女儿,赵老爷子自然是觉得十分愧疚的。当年之所以会让自己的女儿入了摄政王府当一个侧妃,固然是有自己的女儿喜欢宇文雍这层原因在,但更多的其实是他自己有私心,想安插一枚棋子在摄政王府。想着日后关键的时候能发挥关键的作用……

一晃眼就过去这么多年了,自己女儿的一生算是毁了,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儿子被人害死了,还是被宇文雍的女儿害死的。他自然是心疼万分的,但是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若是就此放弃,那过去十几年岂不是白费了?

前些日子她回过府里,表明了态度。现在他当着皇上的面犹豫不决,为难,只不过是想为自己的女儿争取最后的一点利益,免得摄政王府倒下之后她作为曾经的摄政王侧妃没能落得个好下场。

皇上现在这么一说,他自然就顺着杆子爬了,当即跪了下来,道:“老臣定会说服赵侍妾,让她想办法摸清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让皇上能尽快除掉摄政王府。”

“孤就知道爱卿不会让孤失望的。”皇上看着赵老爷子满意的笑了。

赵老爷子出宫之后便立刻让人传了密信给赵侍妾。赵侍妾收到他的密信之后很是兴奋,她等的机会终于来了。

只要外面的禁卫军攻破摄政王府,那不管是白朗月还是据说已经偷偷回到了摄政王府的宇文伽南两夫妻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而且她有了皇上对父亲的许诺,她和宝珠就不用担心摄政王府倒下之后她们日后的日子会过得艰难了!

对宇文宝珠,赵侍妾在初初听到宇文宝珠身世的时候对这个女儿确实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可到底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又疼爱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就真的因为这个而丢弃不管呢?

她不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只要这些人通通都死了,那就没有人会知道这个秘密了。她和宝珠还能好好的活下去,这就足够了。只要她报了仇,所有的一切就都能结束了!

赵侍妾自然知道自己想要拿到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不行,但是有人行啊!

她叫来了红杏,听了她的话红杏眉头一皱,“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图哪里是这么容易拿得到的?”

赵侍妾笑着道:“容易的话我就不需要你了。既然你也是为了除掉白朗月而来,眼下不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你在主院一直找不到机会靠近白朗月,你就无从下手,特别是现在,她身边是严严实实的,怕是连只苍蝇都钻不进去,你如何除掉她?你做了这么多不就是等今天吗?只要摄政王府被攻下,不管是白朗月还是宇文伽南和凤明阳都得死,难道这不比你自己亲自出手来得更加稳当安全一些?”

红杏蹙着眉头,眼底情绪翻飞,很快就沉淀了下来,说道:“也罢,奴婢回去想想法子吧。”

“你记得速度要快。宇文伽南和凤明阳两人已经逃出来了,大概是已经回到了摄政王府。想要除掉他们就要趁快,拖的时间越长对于他们就越是有利。”赵侍妾提醒道。

红杏一惊,“什么?他们逃出来回摄政王府了?”

赵侍妾点了点头,“没错,所以你要捉紧时间。只要你把防卫布局图拿到手,皇上便会马上命人进攻摄政王府。”

红杏神色一沉,咬了咬牙道:“明日奴婢会将东西交给赵侍妾!”

赵侍妾满意的笑了。她就知道这个叫红杏的不简单。

红杏回到自己的屋子就不停的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思索着要怎么才能将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图拿到手。按理说这种东西应该是在书房,但是书房重地,别说是她一个小小的三等丫鬟了,就是白朗月身边贴身伺候的丫鬟想要去书房都是不能的。

而且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在书房,毕竟现在宇文雍不在了,所有的事情都是白朗月说了算。而白朗月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待在主院的屋子,极少去书房……难道这东西并不在书房,而是在主院?

红杏想起主院西角有一间屋子好像专门腾了出来,白朗月就是用这间屋子充作书房用的……莫非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图会在这里?白朗月最近确实是经常会待在那里,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有时候王府府卫的队长也会在到这里来见她。

越是想红杏就越是怀疑,很快便决定今晚要去探探。

当夜幕降临,摄政王府也逐渐的安静下来,各院子的灯也都陆陆续续的熄灭了,红杏才换了一身黑衣从自己的屋子里偷偷的出来了,直往主院的小书房而去。

一路上她成功的避开了府里巡逻的卫兵,观察了一下发现小书房的守卫并不是很森严。这对她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她很快就用法子引开了附近守着的人,然后自己飞快的潜入了小书房。

小书房里,她也不敢点灯,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颗明珠,这明珠在黑夜里竟然发出了微弱的光芒。只要凑近看,还会不影响视线的。她拿着明珠在小书房里仔细的翻找了起来,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她不肯放弃,又回头仔细的找了一遍,还真的让她在一个暗格里找到了一张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图。

红杏惊喜不已,也顾不得多想就将防卫图放入了怀里,然后从窗户悄声离开了。

顺利回到自己的屋子,她才点了灯,拿出了从书房偷出来的防卫布局图,检查是否是真的。昏黄的烛光下,一张不大的纸上,纸张专门处理过了,不怕水,不怕油,甚至不怕火,上面很详细的描绘了摄政王府的格局,然后是防卫布置,每一处都很清楚的做了标记,非常的详细,而且还有更改过的痕迹。

这也就是说摄政王府的防卫一开始是纸上原本布置的那样,后来被人更改过了,而现在的防卫布局就是更改过过之后的!

红杏很是激动,再三检查确认过,最后觉得这张防卫布局图应该是真的。虽然心里对今晚的事会如此顺利而觉得有些怀疑不安,但这淡淡的怀疑和不安很快就被这张防卫布局图带来的结果冲淡了。

只要将这种图交出去,想要攻下摄政王府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白朗月必死无疑!而她就能完成任务回去复命了!

红杏很是谨慎的将图纸藏了起来,想着等天一亮她就立刻将图纸交给赵侍妾,让赵侍妾马不停蹄的将图纸传出去,越快越好,不然的话若是被发现图纸不见了,肯定会全府戒严,逐一搜查的。

赵侍妾看着手上的摄政王府防卫布局图还有些不敢相信,红杏这丫头竟然真的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把图纸偷出来了?这是不是有点太顺利了?

红杏说道:“并不是太顺利了,而是因为现在摄政王府情况特殊,白朗月已经无暇他顾了。况且这图纸也并不需要时时刻刻拿在手里。”

顿了顿红杏又道:“你若是怀疑这图纸是假的,想要证明还不简单吗?你只要将图纸交出去,然后让皇上找人照着上面的防卫试探一下不就一清二楚了?”

赵侍妾眼睛一亮,点头附和道:“有理,就这么办吧。我立刻命人将图纸送出去!”

“那我便先回去了。”红杏连礼都没有行就径自转身离开了。

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离开回去复命,红杏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赵老爷子收到赵侍妾让人传出来的图纸也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看到一同传出来的信之后他觉得这法子不错,便禀告了皇上。而皇上更是迫不及待,连等都不愿意再等,命人即刻将图纸送到禁卫军统领手上,让他务必要在今天找机会试探一下。

禁卫军统领收到这张摄政王府的防卫布局图心情很是复杂了一下,有了防卫布局图就意味着攻克摄政王府变得易如反掌。一旦摄政王府被攻克,那将会不复存在。

这种复杂的心情只是一瞬间而已,毕竟禁卫军统领效忠的人是皇上,自然是以皇上的利益为重,命令为先。

收到防卫布局图之后禁卫军统领很快就选定了一处地方来试探这个防卫布局图到底是真是假。

和摄政王府对峙的这些天,禁卫军和王府的府卫府兵总会时不时的爆发一些冲突,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但是在这之前禁卫军并没有从摄政王府的府兵上讨得任何的好处,反而吃亏了不少,一直处于劣势。

这一次摄政王府的府兵自然不觉得例外,但是却不料这一次却栽了大跟头。有了防卫布局图,禁卫军这次可谓是将摄政王府的府兵打了个落花流水,差一点就撕出了一个缺口让禁卫军的人攻了进去。摄政王府的府兵不少都受了重伤。

禁卫军的人大喜过望,这证明了这张防卫布局图是真的!就是摄政王府现在的防卫布局图!只要按照上面的布局来注意攻破,那攻下摄政王府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而摄政王府的人却慌了,韩护卫立刻去禀报白朗月了。

外人只看到韩护卫神色凝重,眼神带着一丝慌张,步伐急促的跑向了主院去禀报,看到韩护卫这样王府里的人也不禁开始担忧了起来。难道王府要守不住了?韩护卫的异样被很多人都看到了,也很快就传到了王府后院的各个主子耳朵里。

红杏松了一口气,赵侍妾兴奋难耐,杨侧妃也是暗暗激动,然后心情又有些复杂,只有冯侧妃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

韩护卫进了主院的正屋,外面的人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所以不知道韩护卫进去之后脸上的表情就一收,慌张担心换成了淡笑。

“王妃,郡主,禁卫军的人相信了那份防卫布局图是真的了。”

白朗月点了点头,“辛苦你们了,你下去之后好好安置那些受了伤的人,让他们先安心养伤,该赏的赏,去总管那里领一笔钱发给他们,让他们日后安家。”

“属下替他们多谢王妃关心。”

“他们相信了那份防卫布局图是真的,那离真正开始进攻摄政王府的时间应该不远了。你和韩生一定要互相配合好,死守摄政王府各个要道,万万不能让他们攻进来了。只要他们按照那份防卫布局图来,你们不但能守住摄政王府,还能趁机重创禁卫军!”宇文伽南看着韩护卫说道。

韩护卫重重的点了点头,郑重的应道:“郡主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给禁卫军一个难忘的教训的!”

人人都说禁卫军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却觉得这所谓的禁卫军是远远比不上他们摄政王府的武卫队的。以前王爷一直没让王府的武卫队在世人面前露过脸,现在就让他们看看摄政王府的实力!就算王爷不在,外人也休想欺辱摄政王府半分!

至于皇上……哼,皇上算什么,在他们心里只有摄政王,没有皇上!

韩护卫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什么不对,反正世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只知道他们摄政王而不知道皇上的,证明他们王爷确实是比皇上厉害的。况且这么多年王爷为西唐做了多少事,现在王爷生死不明,那些人就把所有的事都忘记了个一干二净。根本就不值得王爷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宇文伽南说完凤明阳又叮嘱了几句才让韩护卫退了出去。

“娘,外面的事有韩护卫韩生他们在,府里的事也该处理一下了。”宇文伽南提醒道。

白朗月笑了笑,“是啊,拖到现在也该处理了,免得那些人一直在我们眼前晃了晃去,碍眼!”

红杏在自己的屋子里听到来叫人的丫鬟眉心一蹙,心里不禁有些警惕怀疑了起来。好好的白朗月怎么会让主院所有伺候的人都集合到院子里?莫非是防卫布局图的事暴露了,所以现在要开始彻查了?

想到这她心里定了定,昨晚的事她自认为做得非常的隐蔽,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即便去集合,她也不担心会查到自己的身上。

所以她很快就收拾了一下就毫无准备的过去了。

可是谁知道她才走到主院,还没有跨进去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妥。

她脚步一顿,整个人的神经都开始紧绷了起来,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朝着自己袭来。她脑子还没有转过来人就已经先做出反应,飞快的转身想要离开。

却不料她才转过身想要快步离开就觉身边一阵风拂过,眼前一花,面前就已经站了一个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红杏看到眼前的人面色顿时一变,“是你!”

这个人她认识,是凤明阳身边的人,一个叫摇光的!南平郡主和凤明阳果然是回摄政王府了!所以她偷了防卫布局图的事已经暴露了?

这个想法才在脑海里浮现红杏就已经下意识的对着摇光出手了。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施展任何招式就已经被摇光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她身上的穴道,让她整个人动弹不得的僵在了原地,眼睛怨毒的瞪着摇光。

“红杏姑娘急着去哪里,王妃和南平郡主还有王爷想要见一见你呢,你就随我去一趟吧。”摇光不客气的拎着红杏往正屋走了去。主院外早就已经提前吩咐了下去,不准让任何人靠近,所以也根本没有人知道红杏的遭遇。

进了正屋,摇光往红杏膝盖一踢,红杏便不受控制的往地上重重一跪,她立刻回头狠狠的瞪着摇光。

摇光二话不说就直接甩了她一巴掌,笑着道:“我可不是什么善茬子,再这样瞪着我,我就挖了你的眼睛,我觉得王妃和郡主一定不会反对的。”

红杏死死的咬着牙,用力的瞪了她一眼才不甘不愿的收回了视线,转而不逊的抬着下巴望着白朗月。

白朗月见状不由得笑了出来,眼里带着嘲弄,“红杏,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不认识你吧?”

红杏表情先是一僵,接着是一变有些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脱口道:“不可能!”白朗月怎么会认识她,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你是我二姐身边的人,最是得她器重,帮了她做了不少事。当年我在凤歧国中毒想来其中也有你的一半功劳吧?不过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二姐竟然会让你千里迢迢来西唐对付我,看来在二姐心里,还是相当的忌惮我啊!都这么多年了,她还在害怕,还在担心。”白朗月摇着头一脸的叹息之意。

红杏听了却愤怒不已,觉得自己的主子被羞辱了,“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和二皇女相提并论?你哪里像我们西羌国的人了?像你这样治知道情情爱爱的女人根本就不配为西羌国皇室之人!”

白朗月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是吗?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的主子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呢?为什么一听到我还没有死就急急忙忙的派人你过来要除掉我呢?这不是在害怕,不是在担心吗?只可惜了,以前我不争是因为我不想争,现在我想争了,你的主子就没有机会了。”

“看着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蹦跶了这么久却还没有动作,我都替你着急了,只好推你一把了。事情也该结束了,你……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不过我得感谢你一番,如果不是你,赵侍妾她们可能不会干出这么蠢的事,我也没有机会将她们一锅端了。”白朗月很是感激的对红杏说着。

红杏却是怒得双眼发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简直不能接受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做的一切早就已经被人盯上了,自以为聪明不过是跳梁小丑!这怎么可能呢?白朗月她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为什么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白朗月不是一个没有脑子,心思单纯,只懂得情情爱爱的小女人吗?

“原本我可以直接杀了你的,但是我觉得我好歹和你的主子姐妹一场,你又算是她的心腹,我总该让你死个明白的。若是你到了九泉之下能成为厉鬼回到西羌国,也好向你的主子详细的说明汇报一下啊!”

白朗月说完已经不想再多看红杏一眼了,冲着摇光点了点头,“把她拖出去处理了,记得要处理得干净一些。”

摇光高兴一笑,“王妃放心!”她一定会处理干净的!

红杏一张嘴就想要说什么,却被摇光眼疾手快的堵住了嘴巴,只得瞪大了眼睛,目眦欲裂的瞪着白朗月和宇文伽南还有凤明阳三人,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西唐摄政王府后院这种鬼地方。她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不想要认命,但是摇光压着她,又岂会让她有挣脱的机会,很快就将她拖了出去。

白朗月嗤笑了一声,“不知道二姐知道红杏折在了这里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真是有点想看到。”

宇文伽南笑着道:“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气得七窍生烟,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赵侍妾他们就先关押到王府的地牢吧,派人好好守着,等这些事情落下帷幕了再做处置吧!”白朗月说起了王府后院其他人的安置。

宇文伽南点了点头,“也好,先关起来。”说完想起了一个人,“那冯侧妃……”

白朗月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冯侧妃不用管,说起来她还帮了不少忙,当日也是冯家的那个小姐来通风报信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冯侧妃这人和赵侍妾她们不同。”

宇文伽南眼珠子转了转笑了笑没说话。有些事虽然她知道得不是很多,但是也隐约的察觉到了。她原本还以为娘不知道,没想到啊,娘知道得比她以为的要多多了。

不过这也证明了父王对娘的心,毫无隐瞒。

------题外话------

八千更了,万更还会远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